中文 ENGLISH
首页 > 新闻中心 > 详细信息
集团新闻
行业动态
 
冯强: 神龙的赢家密码
浏览量:7062   发布时间:2010-5-15



    这是一对别样的父子。父亲为帅,掌舵在后;儿子为将,冲锋在前。
    他们白手起家,做过小餐饮、开过副食店,卖过水泥;
    20年后,他们总资产达3.5个亿,年销售超10亿;
    他们靠什么成功?
    儿子说:靠父亲的魄力;
    父亲说:阿强是我最好的帮手,他有做生意的天赋,对市场敏感,又很勤奋。
    在宁波这个创富群落中,父亲冯小龙和儿子冯强,是一对最佳的父子兵。

    “富二代”这个称呼,乍一听很容易让人想到那些含着金汤匙出生、锦衣玉食的幸运儿们。但冯强却是个特例。从初中毕业在家里的烟酒批发部帮忙,到如今管理着父子共同创立的集团公司,在神龙的成功里,冯强扮演的角色不仅仅是“第二代继承人”这么的简单。
   “我敢说,在2008年,在宁波大大小小这么多钢铁企业中,我们神龙是运作得最好的一家。”面对记者,宁波神龙集团有限公司现任总经理冯强如是说。他的自信是有理由的:在今年钢铁制造业一片风声鹤唳的背景下,作为一家中等规模的企业,神龙集团下属的轧钢厂把损失控制在了最小的范围之内。
当亏损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时,控制损失就是提升利益。

    “顺带”淘来第一桶金

    说起冯强的父亲冯小龙,在慈溪、宁波一带的生意人圈子里可谓是大名鼎鼎。这个儿时家境贫寒,小学只读到三年级的农民企业家,从一家烟酒批发部起步,一跃成为有上亿资产的董事长。更令人津津乐道的是,在创业过程中,他有一个得力的助手,那就是儿子冯强。
    1986年,17岁的冯强初中毕业,在父亲的烟酒批发部里帮忙做起了生意。俗话说:“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冯小龙的人脉加上冯强的肯干,批发部的生意也算红火。和父亲如出一辙的豪爽个性,使得冯强在小生意中也结交了不少朋友。
    机缘纯属偶然,一天,冯强踏黄鱼车去送啤酒,这是专做水泥生意的常年客户,这个人拉住冯强,说要他一同做水泥生意。水泥是农村人盖房必不可少的建筑原料,冯家以前没做过,没有进货路子,但现在既然有人可以帮忙开通渠道,何乐而不为?
    冯强回家和父亲一说,冯小龙也觉得可行。于是父子俩在原先的店面旁边清出一个堆场,顺便卖起了水泥。
没想到,原先只是“顺便”卖的水泥,居然销得很不错,似乎比卖卖副食更有前景。而冯强心中那根敏感的生意神经,在无意间又被拨动了。
    1992年的一个下午,有个客人来买水泥,付了钱之后顺便问了一句,你们这有没有钢筋卖?冯强脑中灵光一闪,对呀!造房子有了水泥还得有钢筋,为什么不去进点钢筋呢?客人走后,冯强便去了解钢筋的市场情况,发现做钢筋生意利润要比做水泥还可观,但启动需要10多万资金;于是冯强赶回去和父亲商量。冯小龙很有魄力,举债10万,冯家做起了钢筋生意。当时他们谁也没想到,就是这个决定,开启了日后“神龙”的事业之路。
    冯家最初的货源都是来自慈溪供销社。由于当时的货源经常得不到保证,冯强便琢磨如何能直接到加工的厂家进货,这样主动性更大,价格肯定会更低。
    经过一番考察,冯强找到了北仑的一家钢厂,果然,钢筋的价格便宜得多。冯强直接把订单下在了这里,也就在价格上比同行占到了优势。在父子俩的共同打拼下,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把10万元的外债悉数还清。一年后,父子俩赚到了50万。到了1994年年底,这个数字扩大到了120万。从水泥到钢筋,冯家父子依靠敏锐的商业嗅觉,和敢于做大事的闯劲,顺利挖到了事业路上的第一桶金。
不久后,原来为他们供货的慈溪供销社也得到他们这儿来拉货了。

    顺应大局谋发展

    老话说,打铁要趁热。眼看着钢材形势见涨,一贯善拿主意的冯小龙起了自己办厂的念头。对于父亲的这个想法,冯强举双手赞成。1994年,冯强父子投资了50万,同时找来福建的一家钢厂以设备入股,又从北仑的钢厂请来了几位经验丰富的老师傅,集合资金、设备和技术之力,在慈溪龙山县南门办起了宁波第一家私营轧钢厂——龙山福龙轧钢厂。
    1997年,在福建钢厂因故退股之后,几番商海试炼拓宽了视野的冯强意识到,做钢材生意和国家宏观的经济背景密不可分,此时国家已开始严控小规模钢铁生产企业。只有顺应国家政策导向,牢牢把住市场的脉搏,才能将企业送上发展的快车道。冯小龙也很有远见,父子俩决定贷款5000万,投资兴建了新的车间和厂房,并把“福龙”正式更名为“神龙” 。
    但拥有崭新的硬件并不是一切。对钢铁企业来讲,如果产品结构不合理,附加值低,那么在发展过程中势必引发更多弊端。冯强遇到的正是这个问题。1998年,神龙轧钢厂亏损了300多万,大量线材积压在库房无人问津。当时又正值冯强的女儿刚刚出世,冯强既要照顾女儿,又要为厂里的事奔走,思来想去,决定先把孩子送到江苏江阴的外婆家过一阵子。
    在江阴,冯强发现有不少轧钢厂生意经营得不错。安置好孩子,他就直奔那几家厂去“取经”。 而最令冯强印象深刻的就是江阴西城钢厂,那是一家和当时神龙轧钢厂规模差不多的企业,可西城钢厂的产品销量却是神龙的好几倍。只不过其生产的是螺纹钢,而神龙生产的是线钢。
当时冯强眼前一亮:螺纹钢的科技含量远大于线钢,附加值高,显然更符合市场的发展趋势和国家的产业规划,说不定,这会是神龙改变命运的新活路。而经了解,冯强发现生产螺纹钢需要的钢板和自己厂里生产线钢的钢胚除了含碳量不同,几乎是一模一样的。
    于是,在考察中,冯强多留了一个心眼:仔细观察江阴西城钢厂的钢坯,发现其上面印着四个字——上钢五厂(即如今的上海宝钢特钢)。
    回到宁波后,冯强与父亲商量是否调整神龙的产品,以改变目前产品滞销的困境。在征得到冯小龙同意后兴奋的冯强就直奔上海,去上钢五厂洽谈钢坯订货。在经过一番波折后,冯强最终顺利拿到了上钢五厂生产的钢坯。
    冯强这人有个特点,那就是不服输。他想起了父亲经常说的:找方法的人成功,找借口的人失败。只要找对方法,再难的问题也能迎刃而解。他相信自己的判断,转轨生产高附加值螺纹钢说不定就是使厂子摆脱困境的好办法,不仅在线材大量滞销的情况下是一条充满希望的出路,而且有助于企业品牌的营造。征求了父亲的同意后,冯强毅然花费220万改造设备,使轧出的螺纹钢品质得到最有利的保障。并一身担起采购、销售等数职,确保过程中的各个环节万无一失。
    事实证明,冯强是对的。厂子新设备轧出的螺纹钢用途广泛,在客户中深受欢迎,不仅盘活了企业的资金链,开辟了新的市场,也为“神龙制造”打响了名声,冯强说这是女儿带来的好运。
2003年,着眼于钢铁产业链中废铁回收的商机,冯强父子决定建造一座特种冶炼厂,这样既可以变废为宝,为国家节省资源,又可以促进区域的经济建设,锐意创新的同时着力开拓自己的多元化之路。很快,特钢厂走上了正轨。不久之后,供应炼钢制氧用的工业气体厂也应运而生……到今天,神龙集团的企业版图已经囊括了轧钢、炼钢、化工、气体、贸易、汽车等十余家公司,总资产3.5个亿,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全国民企500强,在慈溪百强榜中就拥有两席。

    20多年摸爬滚打中的经济学

    “我做事有个准则,就是绝不偏离市场。”提及眼下人人谈之色变的金融危机,冯强自认选择了一个最简单,但也最有效的办法。2008年春节过后,钢材的价格一路上飙,从4200元一吨竟然涨到了5700元一吨。有不少同行都乐得合不拢嘴,纷纷打算把货押后再卖,但冯强不这么看。
    “市场是时时刻刻在自我调节的,产品的价格不可能太过偏离成本。”冯强的手机每天都会定时收到专业信息公司发送的10多条短信,内容涵盖了钢铁、化工、采购、运输等多方面的国际行情和现状,这些跳跃的数字,帮助冯强及时掌握着世界经济瞬息万变的心跳。在他看来,钢材价格过高,还会诱发提供原燃材料的上游行业涨价,压缩下游行业利润空间,绝不是行业稳定的常态。
    就这样,在别人还在等待另一个价格高峰的时候,他乘机把手中的存货一批批卖了出去,转嫁了风险。
果不其然,在那之后,钢材的价格回落,周围一片扼腕声,而冯强的“神龙”,已经在这一涨一跌中赚得了400万。
    对冯强来说,真正的“冬天”来临是在今年10月。“我记得很清楚,那是10月6号、7号和8号三天,钢材的价格天天下跌300多块,三天就跌掉1000块每吨。我做了这么多年钢材生意,这种情况实在是第一次。”当时冯强手上还有6000吨存货,就这样生生亏掉了600万。
    “但也仅仅是那三天而已。目前,钢材原材料价格是3000元每吨,正是采购的好时机。我有信心在11月份这一个月内把损失赚回来。在我看来,我的冬天已经过了。”
    事实上,乐观的冯强把这次经济危机当成了对“神龙”行业信誉的考验:“在很多同行眼里,‘神龙’是有实力的。为什么?就凭在当前这种情况下,我们还能源源不断地产出新货。这是我们对自己的要求,也是对客户的承诺。”
    而就是因为这样,许多客户甘愿把资金交给“神龙”去上游采购原材料扩大生产,而不是存放在银行里。这样既使冯强的工厂取得更多的边际效益,客户也能从中得到可观的让利。什么是双赢?这就是。
    “与此同时,我认为这次危机也是我们宁波本地企业展现区域优势的机会。宁波金融环境好,银行多,又是沿海开放城市,在吸引投资和扩大交流上都很有利。”
    “就拿神龙轧钢来说,因为这次金融危机,许多原本从江苏、福建等外地采购材料的客商为了节省成本,缩短物流的时间差,都纷纷把订单转移,购买我这边的原材料。换句话说,因为早作准备,原先的竞争对手都成了我的客户。”冯强感慨。正像冬日的肃杀中也孕育着春天的新生,冯强用神龙的经验和一贯的自信告诉我们,危机,也能变成转机。
    在市场20多年的摸爬滚打中,冯强学到了书本中难以学到的经济学。
    “我要感谢我的父亲,一起闯荡时,父亲是我的靠山,父亲让我学到了很多东西;当父亲越来越放权放手时,父亲是我的方向,因为神龙是我必须肩负的责任,让我一刻也不敢懈怠。”
    有子冯强,冯小龙是幸福的。而今的冯小龙,更多的时间是,抱抱孙女孙子,养养花花草草,然后以慈溪人大代表、宁波民营企业家协会副会长、龙山商会会长等社会职务,给予更多的义务奉献。
[返回]  
Copyright© 2007-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新宇科技
地址:中国 宁波 慈溪 龙山 电话:86-574-63783888 传真:86-574-63783666